甲基绿

忆婴(其三)羡澄篇

晨起时天色尚暝,昨夜繁梦尤多。自斟香茗一品,静听叶片卷舒。晨寂雾霭甚清,曦月伴风微凉。紫砂高低缓就,氤氲雾气弥消。人言手足孽缘,不知我思愁难遣。孤烛冷茶为依,若得君相伴须臾,然复何求?着薄衣闲溯溪流,觉天地精元相动。彼昏之日,岂无独醒之人?江风引雨,舟凉橘柚香。

露重霜凄,夜静寂寥。夷陵一役,形神俱灭,且留一魄尚存。唯此一魄者,已然作黄昏蜉蝣,处弥留之际,然思君甚笃,遁入云梦故居,见故人睡颜如初,难禁往事入怀。静抚锦衾微暖,歉扰故友清梦。

何须秋风化雨愁,江寒木落露华浓。愿得此身化清潭,日夜照君光浸流。极眺堪见天际明,月晖将息梦将绝。无奈伴君无多时,魂离魄散形骸灰。此夜愿君莫相忘,再见不知复几时。何幸金丹在君身,聊谓与君共生死。高林长水坦途明,劝君莫负少年心。

——“婴?”

——“婴,归矣?”

——“否。”

——“然立吾前者,谁何?”

——“魄。”

——“无乃为梦欤?”

——“善。”

忆婴 (其二) 江澄篇


既自婴魂飞魄散之日,已三载有余。人尽言婴死愿遂,正道得归。独吾遗恨未销,每念婴,殊觉温孽殄虐,以致吾二人虽同本之木而终不得同归。曾几何时,吾与婴共沐甘霖,同饮莲池,并肩重筑云梦。吾尝谓余生拥君在侧,何以愁云梦不兴?

怎奈何高堂血仇得报,君竟身陷不义之境。吾不忍见婴为众仙门抵毁,何尝不曾劝婴毋逆众之所指,毋为众矢之的。然婴倔强,不复与吾正道修术,但一意孤行,孑然行阴僻左道。何尝不终日叹惋,念君归来,但婴遽乎数离,不复以云梦为家。

问婴则言∶吾不与正道,无若累云梦,只得长踽踽。

闻之,既哀且怒。何谓累云梦,云梦为家,何以言连累欤?然婴不以为此,散发复入孤山野径。

嘤其鸣兮,尚求其友声。昔双杰俱在,奈何同心异道,同德异命。

今独一人者,唯吾也。时婴自以独往,吾谓其不然,长姐犹在,温子犹在,蓝氏犹在,吾亦日日思君玄衣红缎,傲骨笑颜。

今独一人者,唯吾也。亲眷生离,魂魄无存,莲花一坞,皆已物是人非。独濯清涟,荷瓣沾露,如君清颜;露映日辉,堪似明眸。

亦曾辗转入梦,大风乍起,惊醒以为婴归。起坐,门外唯风呼啸,并无故人影。

看庭前花落,忆高阁醉梦陈情。吾求苍天,待若春和景明,桑下倚马,唯见君,束发纶巾,狄马长鸣,幽歌竹笛,是为旧曲。长亭五里,无复歧路,双杰同归,共诉衷情。

忆婴 (其一)

遥望阖闾来处,只身夷陵孤山。

青川长薄且在,弦上灵魄无音。

寻遍三山五海,望断九天黄泉。

殷愿琴笛共奏,凭栏马鸣秋锵。

一樽对月独饮,梧桐缺处堪明。

依稀笑貌莞尔,殊似酣饮音容。

醉里梦回往昔,玄衣执剑傲情。

苍穹星灿灼目,如君青丝明眸。

缱绻孤灯昏影,君往烛光摇移。

愿萋萋芳草,不载忆别哀情;

愿嘁嘁秋雁,不诉离怅惘殇;

愿凄凄寒水,不绝忧思绵长。

愿明日醉中醒悟,得见君束发持笛,笑靥旖旎,见君目随思追,阿苑逐兔。樱下日影斑驳,闻琴笛高山流水,共度余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