甲基绿

忆婴(其三)羡澄篇

晨起时天色尚暝,昨夜繁梦尤多。自斟香茗一品,静听叶片卷舒。晨寂雾霭甚清,曦月伴风微凉。紫砂高低缓就,氤氲雾气弥消。人言手足孽缘,不知我思愁难遣。孤烛冷茶为依,若得君相伴须臾,然复何求?着薄衣闲溯溪流,觉天地精元相动。彼昏之日,岂无独醒之人?江风引雨,舟凉橘柚香。

露重霜凄,夜静寂寥。夷陵一役,形神俱灭,且留一魄尚存。唯此一魄者,已然作黄昏蜉蝣,处弥留之际,然思君甚笃,遁入云梦故居,见故人睡颜如初,难禁往事入怀。静抚锦衾微暖,歉扰故友清梦。

何须秋风化雨愁,江寒木落露华浓。愿得此身化清潭,日夜照君光浸流。极眺堪见天际明,月晖将息梦将绝。无奈伴君无多时,魂离魄散形骸灰。此夜愿君莫相忘,再见不知复几时。何幸金丹在君身,聊谓与君共生死。高林长水坦途明,劝君莫负少年心。

——“婴?”

——“婴,归矣?”

——“否。”

——“然立吾前者,谁何?”

——“魄。”

——“无乃为梦欤?”

——“善。”

评论

热度(4)